当前所在位置:上海私人律师网 - 经典案例

律师代理共有纠纷案 避免损失一百余万

来源:互联网    时间 :2017-07-05 18:52:54

  【审理法院】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

  【被告委托代理人】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    蔡绍辉律师

  【案情简介】

  委托人被告与原告丁某兰是夫妻关系,与黄某是继父子关系。由于被告承租的房屋先被征收并已签订了动迁安置协议,双方就安置事宜协商未果,因此原告起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支付两原告的安置款一百多万。但是被告认为虽与原告丁某兰登记结婚,但这并不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双方也从未共同居住生活过,因此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承办过程】

  作为被告一方的委托代理律师,律师认为要想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首先需要证明:(1)被告与原告丁某兰的婚姻并不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双方签订的《扶贫帮困协议》《承诺书》可以证明这一点。虽然原告的户口在被告拆迁的房屋内,但是原告并未居住在该房屋内,被告与原告并没有共同生活,并不符合同住人的条件。(2)该拆迁房屋是被告单位分配给被告的公房,因此该动迁房屋补偿款属于被告的婚前财产,属于被告个人所有。

  【审判结果】

  法院认为原告与被告的婚姻是以为获取动迁利益目的而结婚的,动机不良,且双方也并未共同生活,并不是被告的同住人。对于动迁房屋,被告李某明在与原告登记结婚前就已经取得该房屋的承租权。因此,法院对原告主张被告支付征收补偿安置款一百多万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XX)虹民三(民)初字第XX号

  原告丁某兰。

  原告黄某。

  上列两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周群,上海捷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列两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喻裕龙,上海捷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某明。

  委托代理人蔡绍辉,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韦云,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丁某兰、黄某与被告李某明共有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丁某兰及其委托代理人周群、原告黄某的委托代理人周群,被告李某明及其委托代理人蔡绍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丁某兰、黄某诉称,丁某兰与李某明系夫妻关系,丁某兰与黄某系母子关系,原告黄某与被告李某明系继父子关系。李某明承租的上海市唐山路XXX号XXX室房屋于2013年10月由上海市虹口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征收,并已签订动迁安置协议。两原告与被告就安置事宜曾多次与被告协商,未果。现原告起诉要求被告支付两原告安置款人民币1,080,910元。

  被告李某明辩称,丁某兰与被告的婚姻关系并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应当认为双方存在婚姻关系。两原告户口在系争房屋中,但两原告从未在该房中居住,不符合同住人条件。该房系20多年前被告单位分配给被告,动迁款只是对该房使用权的补偿,性质是被告个人的婚前财产。原告通过案外人给被告施加压力骗取结婚证书,为的是分割动迁利益,目的不合法。故不同意原告的诉请。

  经审理查明,丁某兰、李某明均系再婚,2010年9月17日登记结婚,未生育,未共同生活。丁某兰与黄某系母子关系。

  上海市唐山路XXX号XXX室房屋系公房,承租人为李某明,使用面积14。40平米。2013年9月,该房所在地块列入征收范围,内有户籍人口3人,分别为李某明、丁某兰、黄某。2003年后,由被告出租该房,两原告未在该房内居住。

  2013年10月16日,甲方上海市虹口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征收实施单位上海市虹口第一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与乙方李某明签订了《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协议》(以下简称“征收协议”),约定:被征收房屋记载居住面积14.40平方米,换算建筑面积23.76平方米,认定建筑面积23.76平方米;被征收房屋价值补偿款1,104,625元,包括居住部分的评估价格638,027.28元、价格补贴191,408.18元、套型面积补贴402,795元,居住部分价值补偿款为1,686,815.71元(计算公式638,027.28元×80%+191,408.18元+402,795元);装潢补偿11,880元;一次性临时安置费补贴9,000元、居住房屋搬迁补助费700元、居住房屋家用设施移装费2,000元、未认定建筑面积二补贴4万元、居住房屋征收面积奖23,760元、居住房屋全货币安置奖309,400元、协议签约奖12万元,补贴奖励合计504,860元;协议生效后,征收居住房屋的,被征收人取得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后,应当负责安置房屋使用人,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根据《虹口区91街坊结算单》,该户还有按期搬迁奖2万元、小组鼓励奖4万元、协议签约奖超比例部分4万元、早签早搬加奖9万元、签约生效计息奖27,895.02元,并注明户口迁移奖1万元在被征收房屋内户口全部迁移后发放。现原告起诉来院要求判如所请。

  另查明,2010年9月17日,李某明(甲方)与丁某兰(乙方)及案外人朱某(丙方)签订《扶贫帮困协议》,约定,一、甲方同意乙方以结婚形式迁入户口,乙方必须保证甲方原有动迁利益的上限。二、由于乙方迁入户口后所产生的另外利益,甲方按二分之一分成。三、所有动迁款由甲方领取,甲方必须保证按第二条分配给乙方。四、乙方迁入户口一年内与甲方解除婚约。同月18日,李某明(甲方)与丁某兰(乙方)、黄某(丙方)签订《扶贫帮困协议(二)》,约定,一、乙方必须保证甲方原有动迁利益上限的前提下,甲方同意乙方以结婚形式迁入户口。二、由于乙方户口迁入涉及带来的丙方户口所产生的一切动迁利益,甲、乙双方按市场价货币形式二分之一平分(扣除甲方原有动迁利益的上限部分)。三、唐山路XXX号XXX室所有动迁利益由甲方领取后,甲方必须保证按第二条分配给乙方。四、乙方迁入户口后在征得甲方同意下,可与甲方解除婚姻。同日两原告向被告出具《承诺书》,言明:“我丁某兰我黄某向李某明作出以下承诺:一切根据‘扶贫帮困协议(二)’写的约定执行,如没严格遵守,反悔翻悔,李某明可以起诉法院要求解除为谋取利益而产生的虚假婚姻。我丁某兰我黄某在唐山路XXX号XXX室所获取的一切动迁安置利益作为骗取动迁利益,无条件罚没。”

  再查明,2014年6月16日,本院以李某明、丁某兰以获取动迁利益为目的,办理了结婚登记,登记结婚后,未共同生活,女方未成为男方家庭的成员,男方亦未成为女方的家庭成员,双方结婚登记的动机不良,该婚姻应予解除为由,判决准予李某明与丁某兰离婚[(2014)虹民一(民)初字第1903号案],该判决已生效。

  审理中,经原告申请,本院依法裁定冻结被告李某明名下银行存款人民币100万元。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告居民书、摘录信息、婚姻登记档案证明书、户籍摘录,被告提供的征收协议、扶贫帮困协议、扶贫帮困协议(二)、承诺书、(2014)虹民一(民)初字第1903号民事判决书,本院依法调取的被征收房屋征收资料,以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为证。

  本院认为,两原告虽因丁某兰与李某明结婚,而户籍迁入被征收房屋,但根据本院生效判决的认定,李某明、丁某兰以获取动迁利益为目的而结婚,未共同生活,双方均未成为对方家庭成员,双方结婚登记的动机不良,且两原告未在该房内居住,故两原告非该房的共同居住人。根据双方签订的扶贫帮困协议、扶贫帮困协议(二)及两原告出具的承诺书,亦明确了在不损害被告征收利益的前提下,对于两原告迁入户口后所产生的额外征收利益由原。被告分成。现因本次征收为“数砖头”,系以房屋为基础进行的补偿,被告并未因两原告户口迁入而产生额外的征收利益,故原告的诉讼请求,亦有悖于扶贫帮困协议、扶贫帮困协议(二)、承诺书中的约定。李某明在与丁某兰登记结婚前已取得该公房的承租权,两原告未对该房屋的取得作出贡献。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对原告丁某兰、黄某要求被告李某明支付征收补偿安置款人民币1,080,910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本案受理费14,528.19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原告丁某兰、黄某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朱 琼

  审 判 员 王 毅

  人民陪审员 毛济平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赖弈萱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四条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

分享到: